全国服务热线:139093344432
产品展示 news
当前位置:主页 > 产品展示 >
真钱手机捕鱼清华大学计算机科学与技术系50周年
添加时间:2019-04-04

  打开这本书,您就翻开了一个系的历史--清华大学计算机科学与技术系50 年的历史。在科学技术日新月异的时代,半个世纪已不算短暂,足够沉淀出可资娓娓道来、耐人寻味的深厚底蕴。岁月如歌。

  自1958 年建系起,清华计算机系一步一个脚印地一路走来,已经走过了一段光荣的历程:从1956-1966年的“基业初创”,到1967-1976 年的“艰难前进”,再到1977-1986 年的“调整提高”, 直至1987-1998 年的更上层楼”以及1999-2008 年的“奔向一流”,半个世纪的栉风沐雨,半个世纪的春华秋实,在中国计算机事业的发展道路上,留下了自己坚定有力的足迹。经过几代师生的不懈努力,清华计算机学科取得了足以告慰这种努力的成绩,可谓“根深而枝叶茂,行久而名誉远”。择其要者而言之,集中体现在如下几个方面:

  1、已发展成国内综合实力强的计算机系。2006 年在全国学位与研究生教育发展中心开展的一级学科整体水平评估中,清华大学的计算机科学与技术一级学科在全国排名第一。2007 年我国首次设立了一级学科国家重点学科, 清华的计算机科学与技术学科被审核批准为国家重点一级学科。该一级学科下共包括计算机系统结构、计算机软件与理论、计算机应用技术三个二级学科,清华的这三个二级学科也全部是全国重点二级学科。我系还是“智能技术与系统”国家重点试验室的主要依托单位,该实验室在科技部委托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委组织的三次评估中均被评为A(优秀),并在国家重点实验室建设十周年、二十周年的表彰大会上两次荣获集体“金牛奖”。

  2、名师荟萃。本学科共有院士5 名,在这一点上国内高校无出其右者:姚期智教授为计算机界最高奖——图灵奖得主、美国科学院院士和中国科学院外籍院士,张钹教授为中国科学院院士,李三立、孙家广、张尧学教授为中国工程院院士。我系还聘有“长江学者奖励计划”特聘教授4 名;长江学者讲座教授2 名;青年教师中,有5 人获国家杰出青年基金资助,6 人获教育部新世纪人才基金资助。

  术期刊和顶级学术会议上发表学术论文情况,另一个是国内导向的,即国家奖获奖情况。我们在这两个衡量指标上均有可圈可点的表现。如,ISI Web of Knowledge 最新数据显示,清华计算机学科在1998 年1月至2008 年4 月间发表的进入SCI 检索的论文数为1,637 篇,在全球名列第11 位(排在前面的多为美国著名企业及大学:IBM、MIT、UNIV ILLINOIS、AT&T、CMU、STANFORD、UC BERKELEY 分别以3,174、2,081、2,072、1,952、1,752、1,749、1,717 篇名列第1-4 和6-8 名)。虽然这个数据仅仅反映了一个角度,用来衡量水平显然并不全面,但应该说还是有一定意义的。再如,2007 年本学科获得国家科学技术进步奖二等奖2 项(一项清华独立完成,一项清华为第一完成单位),2008 年又可望获得国家自然科学奖二等奖1 项(清华独立完成,公示中),国家科学技术进步奖二等奖1 项(清华为第二完成单位,公示中),这也在一定程度上体现了清华服务于我国计算机科研主战场的能力。

  4、教学理念先进,体系科学,成效斐然。我系的培养方案完全兼容国际上最先进的计算机教学体系,并针对我系生源优秀的特点,有许多重要拓展。在培养过程中,我们一方面高度重视夯实学生的数学、物理和计算机科学理论基础,另一方面也十分注重培养学生的软硬件能力、实践能力和自主创新能力, 培养他们的国际视野。我们还特别注意将最新的科研成果及时转化为教学内容,强化学生的专业能力。我系已建成了4 门国家精品课程、1 个国家级计算机实验教学示范中心。我系编著的系列计算机教材( 其中清华大学出版社出版的教材近100 种) 和自行研发的教学实验装置在国内形成了广泛影响,如《数据结构》发行量逾三百万册,《计算机文化基础》、《PASCAL 程序设计》、《IBM-PC 汇编语言程序设计》发行量均超过百万册“, TPC系列微机接口实验装置” 已推广到全国260 多所学校,“TEC 系列计算机组成原理实验装置”也推广到200 多所学校。

  5、培养的学生数量众多, 质量上乘。半个世纪学生总数达万余名(其中本科生9,024 名,硕士生3,191 名,博士生525 名,留学生329 名)。本科毕业生的质量应该说已大体达到了世界一流大学的水准,在全球范围内得到广泛认可,为学校赢得了美誉。研究生培养质量稳居国内一流,并且日益瞄向国际水准,例如,我系已有4 名全国百篇优秀博士论文获得者,又如,近年来,在计算机学科各主要领域的国际顶尖学术会议上,我系研究生已连年持续地发表高水平论文。我系为高水平学生培养营造了十分优越的环境,如近五年来,我系仅学生出国参加国际会议即达489 人次、出国从事访问研究达352 人次, 为他们快速成长为拔尖创新人才, 提供了一个得天独厚的国际性学术舞台。可以毫不夸张地讲,清华计算机系学生的舞台是世界性的,他们的心有多大,付出的努力有多大,任凭他们纵横捭阖的世界就会有多大。

  6、国际学术交流广泛而深入。无论是“走出去”, 还是“请进来”,都进行得有声有色。例如,1981-1990 年间,我系通过与日本富士通公司的紧密合作,高质量地完成并对日本出口了五项软件研发产品, 累计总经费一亿多日元。其中1983 年出口的软件产品“FORTN 程序的动态分析《FORTUNE》”工具,开创了我国软件出口的先例,得到日方媒体的高度关注。

  1983 年7 月30 日日本最大报纸《读卖新闻》在头条位置对此予以了报道,评价说:“从清华大学订购的这个软件经检验完全没有通常会出现的不符合标准的情况,包括程序的结构在内,水平是极高的”,“中国意外迅速地进入软件先进国的行列,在全世界也似将引起反响”。国内《参考消息》、《光明日报》、《解放日报》等也转载或发表了相关消息。再如,我系已先后聘请了3 个讲席教授组(每个讲席教授组由10 名左右国际相关研究领域有一定影响的学者组成,整体上呈现出世界水准,其带头人必须是国际学术大师),即理论计算机科学方向上的姚期智(美国科学院院士,时任普林斯顿大学教授)讲席教授组多媒体信息处理方向上的黄煦涛(美国工程院院士,伊利诺伊大学教授)讲席教授组以及计算机体系结构、操作系统、编译与计算机网络方向上的Frans Kaashoek(美国工程院院士,麻省理工学院教授)讲席教授组,每位成员每年来我系全时工作至少1 个月以上( 国外大学的学术休假制度提供了这种可能性),与我系进行实质性的教学、科研合作,成效卓然。这个重要举措既充分考虑了国际IT 人才市场的现实条件,又明显区别于邀请国外学者做学术报告等一般交流形式,在国内计算机学界堪称一个创新。

  以上寥寥数笔泼墨式的粗线条,虽很不全面,但还是能够约略勾勒出清华计算机系今日的喜人面貌。我系第一任党总支书记凌瑞骥教授在一篇回忆我系创业时期的文章中,曾动情地讲过一句话:“饮水思念掘井人”。在庆祝我系建系50 周年的大喜日子里,我们更加怀念以校长蒋南翔、刘达和首任系主任钟士模等为典型代表的、为我系的创立和发展做出了不可磨灭贡献的先贤前修们。没有他们的高瞻远瞩、运筹帷幄,没有他们的身体力行、艰苦奋斗,便没有计算机系今天的辉煌。他们中的一些人已经作古,但从这本书收录的经岁月洗礼而变得发黄的照片中,我们分明可以体会到他们昂扬的脉搏与发自内心的喜悦。他们已经作为清华计算机系不可分割的一部分走进了系史,计算机系因他们而倍感自豪与骄傲。

  毫无疑问,怀念先贤前修最好的方式就是发扬光大他们未竞的事业,继承恢宏他们留下来的宝贵精神遗产,或者说精神底蕴。这些将构成我系的文化传统,激励一代又一代的后来者继续前行。最近我一直在问自己这样一个问题:如果用一个简洁的词语来归纳和描述清华计算机系文化传统的内涵应该是什么才比较贴切呢?要回答这个问题并不容易。我百思未得其解,直到有一天午夜时分,我在清华园里散步,仰望头顶上深邃的星空,清风袭面,四个字顿悟般地从心中跃然而出:“智圆行方”。

  这四个字源自老子之语:“智圆者,终始无端,方流四远,渊泉而不竭也;行方者,立直而不挠,素白而不污,穷不易操,达不肆志也”。以这段话为基础,并适当推衍,我以为或可以之作为我系文化传统的写照。

  1945 年,时任美国国家科学研究与开发办公室主任的著名科学家Vannevar Bush 发表了一篇划时代的文章“As We May ink”。他敏锐地认识到“For many years inventions have extended mans physical powers rather than thepowers of his mind”,指出战后的科学研究应实现从前者到后者的转变(在该文中他还预测了未来计算机电子图书馆、信息检索、Web 超文本等功能)。实际上,从1936 年Alan Turing 提出图灵机,1946 年第一台电子计算机ENIAC 问世(von Neumann 在其研制过程中发挥了重要作用),到1950 年的图灵测试乃至现代的Internet、Semantic Web 等, 人类孜孜以求的正是使机器不仅能够延伸人的“体力”,而且能够进一步延伸人的“智力”,其终极目标则是“圆”人类自身之“智”。这将是计算机科学的根本任务。

  我系50 年的发展史生动体现了清华人在中国这个特定环境下“圆”机器之“智”的探索历程。从上个世纪五、六十年代的六阶非线 快速通用电子数字计算机、556 型自动搜索电子模拟计算机、112 型小型晶体管数字计算机,到七、八十年代的724 型集成电路计算机、100 系列集成电路小型计算机(DJS-l30、DJS-l40 机、DJS-l42 机)、DJS-050 型微型计算机,乃至九十年代及本世纪的二级大规模集成电路CAD 软件系统、计算机网络产品SED-08 路由器、高华CAD 二维绘图及设计系统、基于索普卡(SOPCA) 网络结构的索普卡电脑、高性能集群计算机与海量存储系统、中国下一代互联网示范工程CNGI 示范网络核心网CNGI-CERNET2/6IX、非经典计算的形式化模型与逻辑基础等,真钱手机捕鱼对“智圆”这一理想的追求,一以贯之。

  50 年来,我系逐渐形成并始终坚持“中国立场、世界眼光”的基本发展战略,在科研与教学工作上,一方面紧跟世界最新趋势, 追赶一流,一方面紧扣国内现实需求,积极谋求在中国计算机事业发展以及国民经济建设中发挥重要作用,并努力将两者结合起来。用老系主任王鼎兴教授一句通俗的话来说,就是“既要洋人叫好,更要老乡满意”。这已成为我系圆全之“系”策。

  在我系基本发展战略的引导下,我系教师整体上具有知识圆通(基础厚实、中外融合、触类旁通、与时俱进),思维圆熟(在分析与解决问题过程中善思明辨,兼重创新性、系统性、可行性与实效性),志向圆满(追求完美、追求卓越,服务祖国服务人民)、作风圆和(谦逊包容、团结合作、集体为重、大局为重)等鲜明特点,并通过不断努力,穷其一生, 使自己的“智”持续得以升华。我们坚信,只有这样才能达至“终始无端,方流四远,渊泉而不竭”的境界。

  在教师们的精心培育与言传身教下,我系学生整体上也秉承了上述特点。他们在各自不同的环境中,把这些特点演绎得更加圆润,并扩张到世界各个角落, 老系主任王尔乾教授曾以“绿遍天涯树”这句古诗来形容我系毕业生,实在是再切实不过了。

  计算机科学本质上是0 与1 的科学,来不得半点含糊,也容不得耍花枪,这就要求我们的教学、科研活动必须方正质朴,要敬业、进取、严谨、勤奋、求是、诚信、笃行、务实,这些已成为我系乃至我系师生个人的行为准则。我系在十年文革中仍逆境而行并取得一定成绩,便真实彰显了“立直而不挠,素白而不污,穷不易操”的精神。

  古人相信,天圆地方。通过这个中介,“智圆行方”可以实现与清华校训“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地势坤,君子以厚德载物”的完美对接。或许不妨可以将“智圆行方”看作带有计算机特征的清华校训的另外一种表述吧!

  清华大学正在为实现建设世界一流大学的宏伟目标而奋斗。根据学校制定的发展战略,到2011 年, 学校应力争跻身世界一流大学行列, 到2020 年, 应努力在总体上达到世界一流大学水平。这个大的形势对我系发展提出了新的要求。我们必须以今天为起点,扬帆乘风破浪加速前行,驶向世界一流计算机系的彼岸。2008 年是不平凡的一年。我国不幸遭遇了四川汶川大地震的苦难磨砺,也有幸体验着北京奥运令举国振奋、欢腾的壮美乐章。世界上无疑还存在一个计算机科学与技术的“奥林匹克”竞技场,国人必须在其中坐拥与其地位相称的一席之地。当我们正在尽情分享作为一个中国人的荣耀的此时此刻,清华计算机人一定要牢记使命,为创造中国人更大的荣耀,尽自己一份历史责任。任重而道远。文天祥有句诗,“丹崖翠壁千万丈,与公上上上上上”,一口气五个“上”。不屈不挠,永远向上,载圆履方,勇攀高峰,清华计算机人将一如既往地践行自己的决心与意志, 在新的历史条件下,争取更大的光荣。